峰狂等等~

天墉城二三事<一>搬文

同学看到的,说好看,就给我发过来了。我也不清楚具体作者是谁,知道的可以告诉我,我下次就把作者名字打上。么么哒~我来分享好文啦~

正文开始……………………………………………


昆仑的冬日一如既往的天寒地冻,远方的山峦早已模糊在了皑皑白雪中。白茫茫的山道上,两个道装少年牵着手向山上走。

矮些的少年眉间一点朱砂,脑后留一条麻花辫,眉宇间神采飞扬,高些的少年亦是剑眉星目,老成持重。

这两名少年,正是昆仑山天墉城紫胤真人的两名爱徒,陵越和百里屠苏。

“阿嚏……”山风凛冽,屠苏鼻尖冻得微微泛红,察觉到陵越用一种‘你又不穿外袍就到处跑等下叫你好看’的眼神望了过来,不由有些心虚的低了头。

“师弟,师兄不过是下山半日,天气这样冷,你委实没有必要等在山脚下。”一件紫色外袍搭在屠苏身上又被塞了回来。

“师弟……”

“师兄的袍子我穿着像裙子……”屠苏小声嘟囔了一句。

“师弟,要是不要?”陵越眉尖一挑,从袖子里摸出两包百味堂的招牌肉干高高举过头顶。

屠苏看一看自己和陵越的身高差,只得接过袍子披上。

山上清修的日子枯燥无味,仗高欺人,是陵越不多的乐趣之一。



陵越看屠苏老老实实的披上了袍子,又替他拢了拢领口,这才牵着屠苏的手往山上走。

很多年以后,陵越和屠苏还常常会回忆起他们一起在山上的日子,那样简单而快乐的日子,实在是一种享受。而对于接下来那件事,两个人一旦想起来,必定会扶额在心里默念一句——蠢毙了。

虽然,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上山的路还有很久,屠苏莫约是走得不耐烦了,停下脚步两手握住陵越的手,爽朗一笑。

“师兄,后跑回去的那个叠一个月被子!”

屠苏是很少这样笑的,所以看呆了的陵越反应过来的时候屠苏已经蹿了出去。

但是……

陵越气定神闲的看着雪地上小小的脚印和撒腿跑的正欢自以为跑出去了老远的屠苏,微微一笑——师弟,腿短,是没有办法的啊。

而且,被子本来就是我在叠啊。



很容易就追了上去的陵越揉一把屠苏的头,语重心长道:“所以让你多吃点肉才长得快啊,师兄好不容易偷买回来的肉干都被你拿去喂了阿翔……”

既然提起了阿翔,陵越便顺口一问:“天墉城乃清修之地,我们私下养鸟实属不妥,若被戒律长老发现了少不得一顿责罚……今天你跑出来接我,藏好它没?”

“藏好了。”干净利索的回答

“藏哪了?”

陵越还记得,屠苏藏东西,总是喜欢藏在床上,还喜欢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譬如说上次他下山带回来的那提被屠苏藏在被子下,他又正巧坐了上去的桂花糕。后来陵越唬他,说戒律长老平素最爱掀弟子们的被子,屠苏这恶习才稍稍掰了过来。

“藏在师尊床上了,戒律长老肯定没胆掀师尊的被子,师尊在闭关也不会发现的。”屠苏信心满满的说。那张神气十足的脸上一副‘师兄我干的好吧,你快夸我’的表情让陵越看的直想哭。


自古红蓝出CP<苏越小甜文>二

小女子来更文啦~怎么觉得没人看我写的文呢~<委屈~>我会继续大开脑洞的,都来看呗~么么哒~<回去就上图!>

正文开始……………………………………………

    

      春风十里不如你……在屠苏还很小的时候,就


是陵越在照顾他,陵越可能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弟


弟了,或者就是单纯的师弟,不可否认陵越对屠


苏真的很好,好到屠苏觉得师兄喜欢他~当屠苏


躲在被窝里YY这些的时候,陵越当然是不造的。


“屠苏,起来吃饭了~”陵越的声音响起。


屠苏不愿意起来,其实他也不是赖床,就是每天


都是自己围着师兄转,屠苏也想小小傲娇一回!


“屠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说着陵越推门进来了~


屠苏立马闭上眼睛,假寐。


“屠苏,屠苏~”师兄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焦急了。

陵越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掀开屠苏的被子,他


好怕屠苏出事。


屠苏也没反应过来,被子就这样滑下床铺,只见


屠苏没穿衣服地躺在床上,胸前及肚子上的皮肤


白白嫩嫩的,让人好想咬一口~


陵越楞在原地,保持着手拉被子的动作,吞了一


口水……


还是屠苏先反应过来,拉起床下的被子,很想叫


一句:流氓~又觉得太娘了,结果舔了舔嘴唇说“


师兄看够了么”,红通通的耳朵出卖了他的故作


镇定。


“屠苏,你,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啊?”陵越的


脸都红了。想了一下觉得大家都是男人,看一下


怕什么?就说:“师兄又不是没看过,你小的时候


师兄还帮你洗过澡呢”<陵越的小傲娇又回来了>


屠苏不记得小时候师兄什么时候帮他洗过澡,不


他现在倒是挺想和师兄一起洗澡的~


陵越起身要走“屠苏快去吃饭吧,饭都要凉了~”


屠苏抓住他的手腕,师兄的手腕很细,软软的~


屠苏猛一用力把陵越拽下,陵越跌坐在床上,上


半身几乎是靠在屠苏怀里的,而屠苏没有穿衣


服!陵越的脸瞬间滚烫,他也搞不明白这种感觉


他只知道自己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还有点,享


受…“屠苏不要吃饭,师兄给屠苏吃就够了~”


说着便低下头吻上师兄的薄唇~


“屠苏,屠苏,唔……你,唔……”


陵越显然受到了……惊~吓!


可是屠苏的吻很霸道~很快陵越就被破了防守,


任由屠苏灵巧的舌在他的口中肆意乱为……


如果不是这时芙蕖推门进来,可能屠苏就当场把


师兄给内啥了……


芙蕖也显然受到了惊~吓!可是她没有叫,只是


甩手关上门,跑了出去!<你问我芙蕖去哪了啊,当然……不是去小树林哭了,当然去找红玉师姐YY去了,她可是萌萌哒腐女一枚~>


屠苏不舍地放开师兄,心里把芙蕖骂了好几百遍


陵越面色潮红,眸中带水,身体也软的像一滩水


“屠苏,不可以,我是你的师兄。”陵越说完起


身走了,怎么看都有一点狼狈而逃的感觉~


“师兄是么?”


屠苏轻笑了一声,目光中泛起宠溺……


END


我没有卡肉,是芙蕖干的!<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不会写肉,有肉的时候我就拉灯!这样会不会太残忍~哈哈>



自古红蓝出CP

第一张图,以后应该还有很多,可以期待一下哦~<P图素材来自百度图片。非商用,侵删>


自古红蓝出CP<苏越小甜文>一

小女子第一次写文哈哈哈 自己配图,又是医学生。所以,更文速度就……咳咳咳……。不会炖肉,各位看官请包涵,不过小女子会尽量炖点肉渣的~,而且小女子还不造怎么把图插到文里,这次先分开放,求指教~ 正文开始…………………………………………… 什么乌蒙灵谷,什么小泥人,都随着韩云溪这个名字而消散在屠苏的记忆中。他只记得自己叫百里屠苏,名字是师尊起的。叫屠苏名字最多的人是他的师兄-陵越。师兄总是严肃的让人想狠狠捉弄一番。事实上,屠苏不仅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那日陵越正在沐浴,衣服挂在屏风外。屠苏悄悄潜进师兄的房间,他当然不是来偷看师兄洗澡的,屠苏才没有这么傻呢。可是当屠苏的手刚触上师兄的衣衫时,陵越温润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着急:“屠苏,你在干什么?”幸亏屠苏反应快,拽起衣服就往外跑。留下陵越在风中凌乱……

      跑了几步屠苏猛然停下,心想:我现在跑啥呀,要回去看师兄才对,不然待会师兄另找了衣服穿上那可就亏大了!屠苏又一遛烟冲回去,刚才自己跑得太急,门都没关。屠苏绕到屏风后,带笑欣赏着师兄水汽氤氲的脸。陵越看见屠苏,还没来的急生气,脸却莫名的红了,<一定是屠苏那眼神太过……饥渴~>。:“屠苏,快把师兄的衣服拿来,不要闹!”陵越故作镇静地说。屠苏装的一脸茫然:“师兄,我不知道你的衣服在哪儿?你自己去拿吧。”看见师兄因焦急,气愤而泛红的脸颊,屠苏很想上去舔舔。屠苏的内心可是很强大的,所以他并没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而是倾身向前,亲了过去。陵越显然被吓到了,猛然推开屠苏:“屠苏,你在干什么?”屠苏背过身,压制住自己躁动的小心脏,:“亲你啊,师兄”尾音上扬,唇角勾起,大步走了出去,还不忘用内力把门关上。他那“貌美如花”的师兄,可不能给别人看了去!

      这边陵越怔住几秒,又换上了往日云淡风轻的表情,飞身旋起,内力震开衣柜,拿起一件水蓝的外衣披起,动作如行云流水,惊若天人……被热水沾湿的黑发散落,氤氲水汽看不清他的容颜……<幸好屠苏没有躲在门口偷看,不然该流鼻血了吧。>:“好啊,屠苏~”陵越独自呢喃,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笑……

………………………………………………………

怎么觉得屠苏太逗比了……<是我的错咩?>陵越是傲娇小美人还是腹黑大反攻捏?请看下回分解~